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

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知名自由撰稿人

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。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。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。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最后你会发现,时光淘下来的朋友跟你都是一类人。  

2005-11-20 05:36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今天在网上遇见易兵。
这个朋友现在上海一个世界500强企业里干活路,他学的是计算机,据说可以随便侵入女娃娃的电脑,调人家内裤的照片出来看。
最早认识他,是1996年,当时我们都喜欢打乒乓球,并且代表交大的最高水平。易兵属于猛男型,肌肉疙瘩,湖南仔,特别倔强。当时,他打球就像打架一样,玩命的很,正手的弧圈拉得像炸弹,但是命中率低,呵呵。后来跟我们一伙人打多了,他渐渐成长,经常当着女娃娃的面把我踩扁,让我鬼冒火。
1999年,我跟老婆谈恋爱的时候,有两个人对她的赞美我终身难忘。一个是德龙,一个是易兵。德龙是搞艺术的,比较煽情,经常拿出天使啊,香水百合啊一类的词来轰炸我。而易兵却比较朴实,他只说:“我老乡是个好女娃娃,你不要对不起她”。
还好,直到现在,我还没有对不起我老婆这个好女娃娃。
其实大三之前,跟易兵的关系一般,我们的友谊开始在大四,1999年。
那一年他跟西南交大的乒乓球王子(自封的)赵立风搞疑似同性恋,结果闹分手,搞得交大乒坛哗然,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,易兵这人不值得交。这时候,我的老毛病又犯了,我觉得“世人皆欲杀”的时候,一定要有个明白点的人出来“我意独恋才”。
结果稍稍一深接触就发现,这个人虽然聪明、骄傲、倔强、敏感、经常鼓着眼睛梗着脖子看世界,但是他有一个优点,他重感情。一旦他把你当成真正的朋友,他会配得上真正的朋友这种称谓。
 
现在我要来抒情兼议论一番了。
什么是真正的朋友?
年份久的就算?
一起赌过钱票过鸡的就算?
一起喝醉过的就算?
一起打过架的就算?
一起哭过的就算?
一起骗过土老肥的就算?
 
不对头,这么算,真正的朋友太多了,太滥了。
 
真正的朋友,他们首先有默契,他说话,你懂,他不说话,你更懂。真正的朋友,他们其次彼此包容,你冒火,就算无理,他让着你,等到他莫名其妙地发怒,你也会拿柔软的丝巾或者抹桌帕顺到他的毛毛抹。真正的朋友,第三要彼此信任。他跟你说什么,再离奇,就算他说才从火星回来,你也要相信。即使他不是爱因斯坦或者屈原,你也要认定,他正是人世间暂时被埋没的,和你一样的,又一个天才。真正的朋友,最后要有类似爱情的彼此思念,但并不用朝夕相守。久了不见,平时不会想起,但在偶然的一次喝醉甚至酒精中毒的昏迷中,你会想起他,一想就想得很。等见到了,你会高兴得回到童年,用28岁老男人的躯壳做3个月大的猴子跳操的举动。
 
扯远了,说回来。
大四毕业的时候,我们严肃地别离,当成很大一个事情,以为终身不能再见,不单凄然,而且毅然,那次喝酒很多,中发白大三元,啤酒红酒白酒三中全会。易兵喝多了,吐了。他是个敏感而骄傲的人,怎么办?我本来也要吐,本来准备背着人吐,但是想想这样不梗直,于是我拉着他,一起吐。大学四年的很多片段就在呕吐中掠过,他是大学三年的片段,我们各自吐各自的,但是非常尽兴。
 
哪个晓得没出息的我大学毕业后既没有进中南海,甚至省委都没进。结果又流落回交大,大家天天见。小宝天天见。(大学,人们叫我韦小宝。我很委屈,首先我比他认的字多,其次我哪里有七个老婆的福气?但是他们都叫我小宝,年级再低点的,就叫我宝哥。)
 
这时候易兵陷入青春期第一次恋爱,作为民间选举的跑妞专家,我当然出了很多嗖主意,但是有一点要声明,情书全是人家自己写的!女娃娃叫张阳,外语系的小女生,也喜欢打乒乓球,喜欢打球就好办了,一个月,易兵将她拿下。直到今天,6年了,还在一起。
 
现在我要手持两把板斧跳将出来,左边的板斧叫文字,右边的板斧叫语言。我要诚恳地告诉易兵,虽然你没有邀请我使用文字这把板斧,但是,当时你使用的炮妞语言风格,起码有一半,来自我右边的板斧。
 
如果易兵看到,他一定会把中指轻轻地抖擞几下,然后甩将出来,对着我的鼻子:“锤子大爷学你的语言风格哦~”
 
但是这是我的个人意见,他可以对我甩中指,我也可以固执地这么坚持。
 
后来,易兵毕业到华为做高级填灰白领,钱不少但并不想干一辈子,中间联系过几次,我说:”回来喝酒耍“。
 
2002年,他真的回来了,但并不是只为了喝酒,而是回来读交大的研究生,这下好了,打球又可以看到那种打架样的架势,弧圈球拉得跟炸弹一样。
 
2005年,他毕业,去上海工作,走之前很喝了几次酒,还唱了几次歌。最后一次,我喝多了,在唱《我终于失去了你》,他在点歌不小心切了,我破口大骂,当时他就站起来,似乎要跟我打架,但终于忍住了,说:”宋石男,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,还这种样子!“
 
这种控诉最有力量,所以几分钟后,我跑到他耳朵边,跟他讲述我自己冒火是因为有种很伤心的原因,我讲得非常认真,他看来也已体会,所以,后来我们继续唱歌。
 
现在,他在冒险家的乐园,大上海,希望找一个真正合适的平台,让自己的名字在几十年内闪闪发光。而我,一直在成都,过着懒散颓废的小康生活,希望有一天人民文学出版社能够为我出个文集。
 
朋友,经过时光的淘筛,最后留下来不会太多,声称有太多朋友的人,其实一个朋友都没有,就像声称有太多爱过的女人的人,其实一个他都没有爱过。
 
检点现在被时光淘筛后残存的朋友,我发现,他们要么稳重,要么颓废,要么智力不俗,要么相当能混,要么充满正义感,要么专门当混蛋。但有一点一样,他们都是那么骄傲,独特,在骨子里写着道德底线四个大字。
 
最后你会发现,时光淘下来的朋友跟你都是一类人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7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