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

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知名自由撰稿人

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。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。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。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关于杯汝来前  

2005-11-18 05:36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我曾经是个酒鬼。
 
1997年,国贸94的北京颓废少王亚非的表哥来成都开糖酒会,走之前送了两箱白酒给他。瓶子造型多样,有手榴弹造型的,有美人鱼造型的,最锤子的一个造型我扎个看扎个像尿壶。
 
我们两个一个冬天就把这两箱白酒全部喝完了。基本上都是去东门外吃串串,靠兰州拉面那边的一家。每次非非都穿高帮皮鞋、脏袜子去吃,吃一大半,他就塞几十根签子在自己的鞋帮里,再拉上裤腿遮住,出去撒尿,顺便扔签签。有时一晚要出去扔2、3次。最离谱一次我们吃了几个小时,带的两瓶白酒,一瓶是手榴弹,一瓶是尿壶,都喝光了,最后结帐却才6块钱(那时油碟不算钱),老板肯定很不热爱我们。
 
1997年是大家喜欢比狠斗酒的年代,不是你把我甩翻,就是我把你甩翻,或者大家一起翻。在小吃一条街,我遇到了知名猛男冯军,校篮球队的蘸林子,两个人把白酒当啤酒干,两小时内将店里大半坛62度泡酒(至少3、4斤)喝得精光,出来后我悄悄到人工湖边的草地上吐,而冯军回寝室酒后闹事,拿刀子跟整整一层楼的男生单挑。我和冯军这次颠峰对决此后在学校享有盛名,应该被写进《西南交大校史·任诞卷》。在今天之前,我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在草地上吐的事,这让大家眼中我的形象更加飘逸。
 
1997年我们喜欢玩就地爆炸的游戏,我发明的。喝多了,将啤酒瓶子提在手上,使劲往地上掼,并且不松手,为的就是感觉手中的碎裂迸射感。有时也用袖子挡住脸,横着往电线杆上掼,同样不松手。这个有一定的危险。朝鲜小伙子朴正杰(我一直怀疑他应该有个兄弟叫朴正欢)是我们的小兄弟,那时才大一,有次他也玩就地爆炸,老拇指死死攥着瓶肚就去砸,结果把手削了好多血出来,校医院的帮他挑玻璃渣都挑了一个小时。玩这个的诀窍有三个:一是手要逮瓶子上方,离瓶肚要远点。二是爆破点要寻找瓶肚与瓶颈相交的地方。三是动作要快,不能拖泥带水,就是寻找一杀那的爆发。
 
现在我想青春的秘密就在“就地爆炸”游戏中藏着,无聊、冒险、比狠,寻找一刹那的爆发。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