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

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知名自由撰稿人

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。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。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。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明代士人学魏晋风度(学得不伦不类,只好当笑话看)  

2005-11-14 05:36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明代是一个抄袭的时代,不止是史学、文学、哲学,就连宫廷讲礼仪,民间扮酷哥都抄。
 
明代也是一个放肆的时代,有几个人可以当得上《世说新语》的派头,比如唐寅、李贽、仇十洲、西门庆,但是大多数都只是在模仿才气,假装任诞。
 
下面讲几个假装任诞的故事。
 
我们的老乡,新都状元杨升庵,贬谪云南的时候,经常去嫖鸡,妓院老板向他求书法,他不给。老板就想了个办法,喊几个极品美乳白肤AV妹,穿上精致白绫做的裙子,喂杨升庵吃酒,吃醉了,他就拿起笔,在妹妹们的衣服上乱写乱画,裙袖皆满。妓院老板于是得到了起码10平方尺以上他的书法。中晚年在泸州居住的时候,他又患上了易装癖,天天搽胡粉,搽得惨白,同时假装小姑娘挽起两个发髻,更锤子的是,还要在上面插花。那时候他都是四五十岁的人了,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周星弛电影里那位最出名配角的形象,与升庵共勉。
 
中等官僚常伦犯事罢归,想不开,每天喝得烂醉后,穿上大红袍,骑一头大肥马,挎双刀,在人民南路上飚马,结果有天过河,大肥马看见水中的影,遭大红袍醉鬼的样子赫住了,撅起前蹄表示吃惊,常伦被甩下来,挎的双刀中的一把噗嗤穿透他的腹,就这么死掉了。
 
两个姓张的兄弟伙,没事干就去演习周礼,一个睡在地上假装死尸,另一个率领用人们在旁边号啕大哭,披麻带孝。哭完了,尸体就一骨碌爬起来,大家一起酗酒,直到呕吐大醉才归。
 
又有个姓高的大富翁,追慕姓高的前人,北齐高阳,历史上数得出来的混蛋暴徒。他学高阳,也为点小事就杀一个自己宠幸的美丽奴婢,杀了之后,把她的小腿骨做成琵琶,叫人弹奏《当爱已成往事》。每次一听,都要痛哭流涕地说:“佳人难再得!”
 
又有个中级官僚边庭实,因病告老还乡,天天吃酒耍小姐,喝多了就喊两个小姐把他架在肩膀上,在最繁华的春熙路上游街,一边游街,一边唱歌:“大妹子你真漂亮,好象那天上的红太阳”。观者如堵。
 
一个大官吴献臣,喜欢养小鸡,种茄子耍。常常正坐在中堂料理政务,忽然想起鸡还没有喂,立刻匆匆起身,不管一屋子都是人,扬长而出,回家给小鸡洒米,为茄子浇水。
 
 
这就是明代的任诞,与魏晋相比,少了几分清高玄傲,多了几分委琐皮相。
 
我一直以为当代社会的任诞人物,更多的是取法于明,而不是魏晋。
 
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